摩洛哥双面人生 |简单生活,这也是幸福

摩洛哥双面人生 |简单生活,这也是幸福

三毛说

生命的过程,无论是阳春白雪,

青菜豆腐,我都得尝尝是什么滋味

才不枉来走这么一遭啊

因为三毛,我来到了撒哈拉



初次见大漠时,兴奋而激动

整宿看星空数流星,舍不得睡去


第二次入沙漠,心情平静了许多

读完一本《撒哈拉不哭泣》

看着面前寂静黄沙

对三毛的感情,更深三分


第三次踏上撒哈拉

已经不知道如何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驼队带着队友们渐渐远行

我带着相机漫步在无人踏足的沙丘上

欢声笑语慢慢淹没在风中

我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黄沙漫天,我一步一步走着

时而回望来时的脚印,深深浅浅



我的好奇心在这里戛然而止

不再想知道沙漠的尽头是什么

不再有驾车或者徒步穿越撒哈拉的想法

不再有疯狂拍照,留住这美景的冲动

几经沉寂,望断归途,天地苍茫沉浮尘土



向导带我们去看游牧民族时

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很难想象他们在荒漠中艰苦的生活

妈妈离异后不愿意生活在流言四起的村庄

毅然决然带着孩子搭帐篷独居

向导心善,每次带游客来喝杯茶,给点茶钱

小孩子看到远道而来的人总是热情的打招呼

他不懂妈妈的辛苦,他活在自己的简单的世界



倏尔想起马拉喀什的巷子

我们住在皇宫旁边的小巷子里

这里是最市井的地方

小孩子们在嬉戏

看到游客总会围过来打招呼

来旅行的人看了太多攻略,总会小心翼翼

不要跟当地小孩子说话,他们会索要钱和糖

他们会偷东西等等



某天有个三岁的小姑娘穿着妈妈的高跟鞋出门

看到我笑着跑开了

隔天再次在酒店门口遇到我,就跑过来打招呼

我刚刚蹲下来,她就冲进我怀里亲了我一下

她不会说法语,就开心的笑着

那一刻,我的心都化了


第二天门口遇到她

她捏着我的衣角随我走进酒店

服务员小哥送她一朵玫瑰

她转身要送给我



清晨跟调皮的小男孩们约好一起玩耍

我带着相机出来时,他们都等了好久

孩子们冲过来围绕在我身边叽叽喳喳说话

他们说会在巷子里踢足球,让我帮忙算分数



孩子们的世界总是很简单

在一个肤色不一样又跟他们打成一片的游客前

尽情的玩耍着,时不时过来说照片照片

他们用有限的法语词问我从哪里来

我说是中国,孩子们就问我

你会功夫吗?我知道李小龙的



孩子们越来越多,家长们闻声也出来看热闹

包着头巾的妈妈们羞涩的笑容,点头示意

瞬时间巷子里热闹了起来

当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

孩子们忽然齐声唱起了歌

后来年长的孩子说,是他们的歌谣



一个14岁的小姑娘邀请我去她家做客

同样的街巷,酒店的设施和他们的住宿

已经不能用天壤地别来形容了

年华正好的女孩,跟我展示她的房间

她的裙子,还有她引以为傲的成绩单

她说,爸爸妈妈都没有工作

她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赚钱养家



女孩问我,你想看看我家的大花园吗

我恍惚的点头

孩子们熟练的爬上梯子,爬到天台

隔壁是一家高级酒店,有个很大的院子

孩子们趴在墙头看游客们来来往往

左手浮华,右手年华



小姑娘的妈妈是家庭主妇

因为老公不允许她出去工作

她手工织地毯的技能也便搁浅了

中午说陪我起逛街

她换了新袍子,画了眼线,配了同色的围巾

跟平时在家完全两个样子



离开前一天,我跟孩子们说要回巴黎了

年纪小的孩子不明白,就呆呆看着我

大孩子说我要去学校上课,三个小时后就回来

你要等我们回来唱歌谣给你听

仿若我们儿时,家里来了客人

坐在课堂里数着时间的心情

问我何时再归来

我说三月份吧

孩子们拿起笔,写在手腕上

三月,我们会再见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