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顶勃朗峰4810米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登顶勃朗峰4810米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关于登山,著名的语句有太多。

登山对我而言,迷恋的是那种筋疲力尽又坚持的感觉,以及山顶那一抹风景。

2015年就计划攀登西欧之巅-勃朗峰,却因天气,体能,同伴等各种原因,搁置到2017年才成功登顶,也顺利寻到了两个可以一直相伴登山的小伙伴。


出发前整理装备,心血来潮,便整整齐齐的摆拍一把。

高山靴,头盔,冰爪,冰镐,安全带是属于技术装备,行前需要再三检查。

冲锋衣,抓绒衣,帽子,防晒霜,太阳眼镜,头灯等一样也不能少。


霞慕尼跟向导集合后,第一日选择了去攀岩。

常年环勃朗峰徒步,总会路过这块石头,每次眼馋别人攀爬,只能在下面仰视拍照。

这次跟着向导带着装备,自己来爬,终于被拍进了别人相机中。


训练第二日,被向导带去了Grands Montets.

勃朗峰攀爬中有一段需要爬石头,虽不是攀岩,但是需要适应穿着高山靴攀爬。

3个小时攀爬,小然然在我身后默默的跟着,爬不过去的时候就逗比一下,问我需不需要他帮忙,推我上去或者下去。


爬到一半的时候,我问教练,这个线路出过事故么?

教练说不知道,没过一个小时,我们爬上平台看到了一个纪念碑。

一个比较作的法国小哥,两年前爬这个线路挂了。


训练第三日,南针峰上山训,习惯穿冰爪攀爬石头和学习滑坠制动。

这道雪坡,我已经不知道下了多少次,两边悬空,一条山脊走下去。

走下去的时候还不是很费力气,只需要注意脚下,冰爪不要绕在一起摔倒坑了队友就好。

这可能是我训练最喜欢的雪坡了,天气好的时候可以远观马特洪峰。


勃朗峰登山第一日,乘坐小火车到2372米,开始攀爬。

第一日很简单,徒步到第一个小木屋Tete Rousse, 3176米。

小木屋很热闹,挂满了世界各地的国旗,唯独没有中国。

我跟小伙伴便把我们随时携带的国旗贴在了入口最显眼处。


晚餐时分,小木屋提供热汤热饭,转头看见日落时,拿着长焦就跑了出去。

辛苦扛了一路的长焦,这个时刻,就觉得没有白背。


小木屋没有水,物资垃圾都靠直升机运输。

为了让更多的人登山,山上的物价相较于当地物价水平,还是很友善。

可乐咖啡差不多都是一瓶三块五左右,咖啡跟巴黎著名景区差不多价格。

下午五点左右,向导们会聚在一起开会,讨论隔天的天气,近期的路段等。

很感慨法国人的这一点,在大自然面前,没有公司的商业竞争关系,人自为一体,在强大的自然面前,分享信息经验,安全攀登。


第二日五点起床,早餐后打着头灯出发,穿过最为危险的路段古特通道,这段路不难走,但是落石频繁,据说勃朗峰事故率,多数都是这里发生的。

我们跟着向导,稳步却快速的走过,一定要注意不可以跑。

随后就是一些岩石路段,部分需要手脚并用攀爬,我们两小时爬完抵达古特木屋,喝杯热咖啡继续冲顶。


如果你问我,勃朗峰登顶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我会不加思索的回答,是小然然山上的一首《小薇》,然后唱完他自己就高反了。


天知道我是多么讨厌走雪坡,冰爪和登山鞋原本就重,踩下去的每一步,雪积载在冰爪上,小腿像绑着沙袋在走,海拔4000米,开始大喘气。

爬过一个雪坡,抬头看到后面还有,勃朗峰并不是一座棱角分明的山峰,看不到山顶,只有无止尽的雪坡。走到濒临崩溃,一句话不想说,小然然忽然提议,他唱首歌吧,给我加油。我当时心里想法是,他肯定是因为高反大脑缺氧,脑抽了。

然后,小然然就开始唱《小薇》,不太记得清楚歌词,还不太在调上。


最后一段路,低头数着脚步,心里千万次骂自己脑抽,办公室里坐着喝咖啡不好么?非要自虐来登山。无数次想放弃,却又不甘就此停止,我机械性的走着,不知道自己如何走过漫长而绝望的大雪坡,抵达山巅时,向导击掌庆祝,我抬头看到了希望,眼泪在打转,心里默念着,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冲顶的好天气,一件T恤,一件冲锋衣便冲定了。

随后入住古特木屋,隔天下山回程。

去年登山正值七夕前后,下山写了一篇推文

七夕 | 我送自己一场自由


超越极限,抵达顶峰

风在耳畔,云在手旁

走过疑惑,越过绝望

这种不受一切束缚的自由,可贵之极



— The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